终于换完部门了。长舒一口气。

事情是酱紫的,在公司实习了大半年后,回学校毕设结束。然后,毕业后入职,懵懂的我跟着原来的老大Gavin(也是因为Gavin才决定留在公司),还有技术超好&人超nice的孙升大神,可是好戏没持续太久。公司组织结构调整,我跟着孙升保持在原来的铲产品线。然后就与Gavin脱离组织关系,新的部门leader是一个并不了解的人。这铸就了很多坑。孙升过了一个月左右就离职,然后只能我挑起一个产品的重担,当时还是用H5+Cordova做app。这个过程蛮痛苦。其实自己心里门儿清Hybrid无法驱动越来越多的业务需求,底层架构导致了上层建筑嘛,app体验很不好,经常遇到瓶颈。

这中间发生了好多狗血的事情,首先是所谓的领导层觉得切换到公司自己的hybrid框架,当时自己好菜啊,以为公司的真的想leader说的那样屌,结果,就是fork了官方的Cordova工程,加了一丢丢的代码。简直不忍吐槽,部门领导对此赋予了超级高的期望值,大家都以为从此又可以起飞,性能提高百倍。这次切换底层框架,除了被框架组坑了好多,app的安装包增加了10+M外,并无卵用。更狗血的是,框架组自己都不用的啊框架,为毛那么多人都觉得好,一定要用呢,事实证明,我们这次失败的实验证明了我们是小白鼠,他们所谓框架是坨屎。

然后这种框架组的实验性的项目,后来都被认为必须要用的。感觉呢就是,别人的东西都是好的,这种思潮在后面持续了好久好久,可能直到我们到了大移动组才得以解脱,因为我们现在就是这些框架的制造者了。

咳咳,刚才说到切换了底层的框架。后来觉得不行呢,领导们后知后觉的终于觉得我们要做app了。然后开始用native彻底重构。被孙升大神破抛弃的我来填坑了。我也自告奋勇的觉得,恩,我要挑战自己,为了公司,为了更好的产品,转Android吧。然后就挑起了这个重担。

凭良心说,这次重构比较顺利,至少上线没出过事故。

这个过程中,在跟产品沟通过程中有小矛盾,但是还算正常。天大的坑,还是在部门leader。总是觉得我们的进度慢,刚开始做native重构,任务多,历史问题多,推进起来特别费劲。然后在没有很好的跟团队沟通的基础上,开始觉得我们不行。我最不喜欢他说的一句话是:你刚毕业*。然后就**。我就擦了,竟然不是以结果为导向?我们中间遇到的问题他关心过?只知道压缩工期,狂压。印象中有个版本只能做三天啊,内容多到测试都要测尼玛两天。真是大擦。

这还算是好命的,后来部门leader觉得我们不够好,直接从我们团队找了工作据说五六年的人担任leader,然后更加痛苦的噩梦开始了。此人技术野路子,团队管理上更是遭到不行。然后,小组所有人都很不爽,在他强制带领下,做了很多垃圾功能&重构,团队没有文档走了好几个版本,线上问题不断,重构的一塌糊涂。最后不能忍,迫于压力,部门leader终于做了个良心活,辞退了他。不过,据说当时我们小组leader是想换部门的,部门leader口头答应了,结果我们小组leader就被坑惨了,无奈走了,这当然是后面才听说的,后面有个实习生想转岗也发生过类似的很伤感情的事情。简直让人觉得部门leader人格全无。

后面,我开始收拾烂摊子。其实,我以前就是来帮忙的,然后跟部门leader说了自己想换部门。然后,部门leader一顿鸡汤把我喂傻了。后来事实证明,此人心机太重。真的不适合交朋友。

人前一套,事后一套的做事风格真的受不了。我傻傻的以大局为重,怎么也得收好烂摊子再走,再怎么这也是自己做过的时间最长,付出最多的产品,这也是鸡汤里的配料。他也给我们小组喂鸡汤,大家都饱了,充满干劲,然后还承诺,我们产品线将投入很大资源。后面事实证明,最后我们移动组都没有一个后端了,这也是尼玛所谓的高配资源?放你的血!

记得很清楚的是,给我们喂完鸡汤,就放年假了。年假归来,部门leader给我们开了一次动员会,然后狠狠的劈了我们一顿,原本产品决策的失误最后全部都怪罪到开发头上。这个锅,甩的我给你满分。其实在产品需求评审,大家都觉得这样可能有问题,但是,我们的产品,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听取意见,跟大家讨论,而是开始辩论,一味的保护自己的产品设计。丁点儿都不能改。也是醉了,其实,产品真的会觉得大家的命运。因为,产品是大坑,再好技术,配辣鸡产品,脑补去吧。

锅我们背了就背了吧。部门leader觉得自己很牛逼,说要亲自带我们团队。我们好期待啊。结果只开了一次晨会后,此人再也没参加我们的晨会,其他会议也就是走个形式,总次数不超过5.

此人后来觉得,我没时间带你们玩,那我换人吧。结果,不经过任何的争取意见,找了一个他自认为很nice的人带我们,带我们什么呢?其实什么都没带。然后还被批评,说我们不到九点就走人,说你看看九点谁在谁不在,就知道*。我去你妈,活干完,还不让下班了?不是以结果为导向的吗?低效的连尼玛接口都要等还开始先咬人了?开始看脸色了…

然后就是,终于部门leader受不了我们了,认为问题都是我们的。又开始新一轮甩锅,谢天谢地,我们来到了Henry带领的大移动组。虽然还是做老的产品,产品依旧是尼玛坑爹。可是心里总算是有希望了。

我擦,原本想酿点鸡汤自己喝,庆祝一下新的开始,没想到槽点真尼玛多。其实这也就是冰山一角。讲道理的话,我们肯定是有错的,我们不是圣人,但是此时此景,我只想说,绩效给的真尼玛低还好意思乱扣帽子,狂甩锅的部门leader一定是个坑。

这篇吐槽文里面,人物关系很乱,部门leader也一直匿了。如果你看到了,恰巧猜到了我在哪个公司,一定要问我,人生太短,如果你太naive,不要浪费生命。

准备鄙视我的,请打住,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经历了,才会那么刻骨铭心,我是个喷子,但是很理性。大道理都懂得,有时候生活就是那么不讲理。好了,可以继续鄙视我了。

再补几句,庐主我也读了很多书,道理呢多少是懂点的,有些世俗的事也想开了。这次,我傻*了。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不抱怨,多去解决问题的人,在实习,工作过程中,默默的做了很多事情,注意是默默。我不喜欢吹牛求奖赏的。原本我就是头狼,在狼群中奋战,结果身边的兔子越来越多,连尼玛领导也是个披着狼皮的兔子,狼此时就是有害的了。其实我还是没想明白,一个员工,究竟做错了什么,可以被部门leader如此无尊严的践踏?

见笑了,现在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,文字太苍白。说下新的开始吧,很有意思。希望自己远离办公室政治,有好的团队,好的leader。能在技术这片田地里,深耕。不做无谓的撕逼,踏踏实实的做技术。用心思考产品。